综合

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两百三十五章 天在恐惧

2019-12-04 10:0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两百三十五章 天在恐惧

“博武帝,退了。”

明仪老祖对南宫景玉说道。

“中央大帝和人道百圣前去了诸天之源,但是在人间界,仍然有上千尊半圣驻守。

这千尊半圣当中,也有五劫神王的存在,是如我们未来天庭‘老中青’一样,人间界培养出来的下一序列的年轻神王。”

关于半圣,未来天庭一直都很关注。人道一统之后,人道百圣着力缔造人道功法,废除爵位制度,建立“君子”、“贤者”、“半圣”三大封号,并从科举和军伍当中大力提拔年轻一代,从而衍生出了上千尊半圣,数千尊贤者和君子。

这股力量,虽然不比未来天庭看成枝繁叶茂的群英荟萃,却也是一股相当惊人的力量,接替有序,青黄相济。

南宫景玉道:“半圣们扑灭了人皇城的内乱?”

“并不清楚。”明仪老祖摇了摇头:“但人间界的内乱已经平息,前后不过几个时辰,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和影响,我总觉得……博武帝退的太快了。”

南宫景玉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错,他携带怒意、复仇,甚至带着曾经敌人的大军踏入人间界,却如此快的退去了,哪怕是半圣围城,也不应该如此。”

“这是个谜团。”明仪老祖再次闭上了眼睛。

………………

当诸天之源正在恶战的时刻。

在修士文明的东方某处边缘,一艘隐秘的凌空方舟之中。

几名无限领域的议员,和一尊光脑之王的化身,目光凝重。

只有一个人,面带笑容。

这讥讽微笑的男子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龄,与无限领域的神王不同,他的穿着完全是修士文明的长袍,头发在脑后梳成马尾,面容俊朗。

二代邪神,秦太川。

“你肯定理解不了。”秦太川笑着对光脑之王的化身道:“不明白博武帝为什么就这么退了。”

“他带着少数几个亲信离去,把我们派出的洪荒战船和援军全都葬送在了人间界。”一名议员愤怒道:“我们毫无准备,甚至连一个招呼都没有。”

“那又如何,还想寻仇么?”秦太川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一尊七劫神王,曾经的人间大帝,会怕敌人太多?更何况,不要忘了,十年前的颠覆之战。”

“他是因为仇恨所以如此么?”光脑之王默默转过头,看向秦太川:“如果是因为仇恨,我对生灵的情绪就更加鄙视。行大事,怎能有情绪。”

“仇恨这个东西,很难讲的。”秦太川吊儿郎当的靠在椅子里,一条腿搭在面前长桌上:“不过呢,博武帝不是因为仇恨。”

几名议员丝毫不掩饰对秦太川的厌恶,一人想要反唇相讥,冷冷道:“我从未见过有人丢了江山,丢了大业,丢了人心,从山峰跌落谷底,还能如此淡然的嘲笑别人。”

“呵。”秦太川仍然面带笑容,对于这名议员的嘲讽全不在乎。“天下大势,扑朔迷离,或上行,或跌落,自古就是如此,求饶过,下跪过,都不是什么大事,一次失败就要以死明志?”他转过头,又看向辉煌灿烂的修士文明,喃喃道:“那是愚人。”

光脑之王道:“秦太川,该你出手了。”

“好。”秦太川从椅子上站起,耸动了一下肩膀。“就不劳各位出手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

言罢,他走出了凌空方舟。

连踏几步,横渡虚空。

方向是对着荣耀帝国。

可是,当他走出了凌空方舟的利炮范围,忽然斗转身形,直奔诸天之源!

凌空方舟内的一众议员,都是目瞪口呆。

光脑之王仍然站立着。

没有说任何话。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者说,计算些什么。

但所有人都知道。

用了十年时间去学习人性、人心,了解众生情绪的光脑之王,其实,什么都没有学会。

………………

诸天之源。

中央所在。

守将面前。

亘古以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交锋!

没有任何花哨的法门,任何玄奥的武道,只是最纯粹的,最恐怖的,法则与法则的碰撞!

以孟凡和天帝为中心,近万层虚空之中,大道真意、法则,世间至高不朽的力量,或翩翩起舞,或惊天骇浪!

一些神王误入到这片领域,几乎都在刹那间就消失了,是化为了最细小的颗粒,连神魂都被瓦解。

只有极少数幸运的神王,没有直接陨落,而是被卷入了法则乱流,被困在层层叠叠的虚空迷宫之中,亦或者是时间洪流里,在短短几个眨眼的时间就苍老,寿元耗尽。

有的,坠入了无限的黑暗,不见光明,不见出路;有的,被永恒的冰封,神魂都变成了冰晶;有的被劫难撕扯,捶打,化为灰烬……

这是一片神王都无法理解的领域。

自古以来,众生去理解世界,都是依靠一种东西。

那就是法则。

有的理解的很粗浅,有的理解的很透彻。

在凡夫俗子眼中,光明、黑暗、时间法则,就是黑夜、白昼、衰老,春夏秋冬。

但不论理解的方式是粗浅还是深邃。

都是在通过法则观察整个世界。

因为法则是不变的。

但是,当有能力掌控世间一切法则的两个存在,开始以法则对拼厮杀的时刻,所有的认知、观点,都要被颠覆。

也许一个苍老的人会在刹那间变成孩童。

也许一个女子会变成男人。

也许空间不再是距离。

也许黑暗之后,不再是光明,而是另一种色彩

孟凡与天帝的交锋,已经不再是“厮杀”。

而是另一种层面上的对决。

在这种对决面前,所有感受到其中恐怖的神王,都会发现自己与别人的生死对决,仿佛小孩子过家家。

天帝和孟凡的对决,则是真正的,战争。

一场决定世间一切法则的战争。

“我不明白………………………”

一个愤怒中,又带着恐惧的声音,在诸天之源回荡着。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未来天庭与人间界的神战之地。

许多神王都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诸葛师颠覆天地,缔造了属于自己的绝对领域,逼退了人间界的鬼圣,但他的脸上也出现了血痕,听到这声音后,诸葛师露出了微笑。

“天帝,真正开始恐惧了。”

浏览阅读地址:

长春专科牛皮癣医院好
淄博爱尔眼科医院
杭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福州那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南京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