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03章 剧变

2020-01-16 19:39: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03章 剧变

但罗德吐了一会便缓过来,直到满屋子都弥漫起呕吐物那特有的带酸酒味也没有如下毒者预料一般七窍流血倒下去,只是面露尴尬地接过希里递来的毛巾抹抹嘴……

迅速赶到的侍从们拿着工具开始清理地上的污物,希里满脸无奈地盯着罗德,正要出言揶揄他一番,忽然眼尖地发现异常。她猛地出手攥住少年持毛巾的胳膊,拽向自己定神一看——洁白的布料之上,呕吐物的痕迹间,赫然有浅浅的鲜红血丝!

有人下毒!希里大吃一惊,张嘴就要向众人示警,但就在同一时刻,一桩始料未及的剧变发生了。

***

罗德胸前的挂坠又颤动起来,在这种人多又有魔法设施的地方它几乎一刻不消停。但这下的幅度比之前明显得多……实际上,哪怕没有项链的震动他也清楚地感觉到了一股魔力涌动,大堂内用于照明的魔法灯随之闪烁扑动着黯淡下去;一阵风吹入殿门,烛光熄灭了部分,剩余的也摇摆不定,人们的影子映在墙壁和立柱上变幻抖动,气氛诡异起来。

一直笔挺端坐于自己席位、滴酒未沾的神殿女骑士爱伦·亚琴毫不犹豫地起身伸手摸向腰间,却想起武器已被收走,只能出声提醒:“小心!”

在她出声提醒的同一时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娇小女子从人群中窜出,身上浮现出斗气光芒、手中闪着金属微亮,如箭矢一般目标明确地冲向国王。

刺客!

国王当然有贴身护卫,但一名在刚才罗德呕吐时奉命过来查看少年,另一名最近的也在十米之外,刺客从来宾中发起攻击,此刻竟无一人来得及救驾。

肥胖的伊力特三世并没有坐以待毙,身体发福的他展现出与体形完全不符的灵活,他甚至比侍卫们拔剑更快地抓起桌上一个银碟砸向刺客,但袭击者受过超乎寻常的严苛训练,她丝毫不受影响地挨了碟子一撞,脚踏地面速度再次加快,最终冲进国王怀里,手中不过一指长的小刀划过男子肥软的喉咙,后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细小而粗浊的喘息,鲜血立刻喷涌而出。

得手的女刺客立刻推开国王撤向门口,但门外的侍卫也已经被惊动。

“陛下!”

“拦住她!”

“叫医生,还有萨莎女士!”

“父王!”

伊莲公主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想要扑向国王,但被格罗姆一把抓住以免她在混乱中受刺客威胁,罗德被突如其来的刺杀震惊,连腹中疼痛都忘到脑后,被希里拉着胳膊,目瞪口呆地看着事件发展。

护卫迎上了刺客,娇小女子完成刺杀后并未束手就擒。她踢翻桌子抵挡了国王护卫片刻,等到持剑者一剑劈开桌子追来,又绕过屋正中央的全牛烤架把烤炉踹向侍卫群。炉中大量炭火如覆水般到处飞溅洒落,点燃地毯腾起片片火花和热气。更是把许多躲避不及的宾客烫得凄厉惨叫。

王座上,伊力特国王竭力按住自己的伤口,但血液仍难以阻挡地从指缝间流出;殿堂中,斗气和利刃的光芒上下翻飞,烧炭引起的火焰迅速点燃一切;宾客有些连滚带爬逃离现场,有些则尖叫着钻进远离火焰的桌底下,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侍卫们的呼喊咒骂还有钢铁交击声,局面瞬间乱成一锅粥。

国王的两名贴身护卫都有着大剑师的评级,本该轻松将刺客拿下或就地正法,但场面实在太乱,人群中又还有刺客的法师同伙在帮忙,尽管因为携带武器的限制没带法杖,但还是悄悄放出了几个法术掩护得手的女刺客从国王护卫手下逃脱,借着火焰的掩护冲进人群涌出了殿堂。

主教手下的几个神殿武士和国王的侍卫们呼喊着追了出去,侍从们一边灭火一边试图抢救伊力特三世。爱伦·亚琴跪在国王身边,手中闪着柔和的法术光芒尝试愈合对方颈部的伤口,但刺客的武器上有附魔和淬毒,普通的治疗魔法没有任何帮助。她猛然醒悟:大主教和首席法师被人叫走绝非偶然,有他们两个在,即使拦不住刺客行凶,也能从死神手里把伊力特三世抢回来!

安泰利的最高统治者倒在地上,鲜血浸透了衣衫,他挣扎着还想开口,却被鲜血阻塞了气管和喉咙,极度苦痛无法吐词,无法挽救地走向死亡。

***

“老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办?”生死希里碰得多了,但国王被刺杀还是第一回见,她在火光照耀着的一片狼藉中睁大了绿眼睛,想起身边男孩还被人下了毒,慌张地询问赶来的格罗姆。

“走,离开这里。”

格罗姆放开了公主,小女孩大哭着扑向父亲,他则趁机带着两名少年离开宴会大厅。

室外,扑面而来的夜色黑暗且深沉,格罗姆摸着额头叹了口气:自己其实是事发时现场唯一有可能救下国王的人,虽然同为“大剑师”,但靠着远胜那两个国王护卫的实力,即使没有武器他也能凭借外放塑形的斗气轰穿袭击者阻止刺杀。只是事发得太过突然,他搞不清状况下选择了留在原地优先保护罗德,这才错过了阻止刺杀的机会。

这下可麻烦了。

附近的魔法照明设备都失灵了,到处都是持着火把的军士匆匆忙忙地向刺客逃跑的方向追去,看样子行刺者们居然还有人接应跑出去老远,也不知道现在被抓住了没。

“这边。”他拽了一把还有些迷糊的罗德,带着他和希里向刺客逃离的反方向走去,路上经过一个手足无措的侍从,侍从惊疑地看了三人一眼,目送他们离开。

“慢慢走,步子可以大点但不能跑起来,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否则会让侍卫们生疑。”

***

唐尼傻傻地目送自己要杀的目标从容离开现场,怀疑自己疯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少年能喝下一整杯毒酒都神志清醒地走着离开现场,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反倒是受着严密保护的国王被当场刺杀了。难道,那幕后神秘人本来的目标就是国王,自己……只是被利用来搅混水的配角?

……

“我肚子还有点疼。”罗德抱怨道。

国王遇刺,按理他不该在此时纠结自己肚子疼的事。但自出生十六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身体内部的疼痛,从喉咙到肠胃的不适带来的影响震撼不亚于目睹伊力特三世遇刺。

“等等,我记起来了,是刚才看我们那个侍从,他给罗德倒了酒,却不给我和公主。”希里叫了起来:“就是他下了毒!”

“什么毒?”

“你自己吐血了都不知道吗?”

罗德抹抹嘴,刚才用过的毛巾把本就不多的血迹全部拭去,此刻手上看不出任何问题。

格罗姆惊疑地看看希里又看看罗德:“别管酒了,先离开王宫再说,我有很不好的预感。”

——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具体地址
深圳仁爱医院看病贵吗
贵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深圳做妇科病检查多少钱
河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