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杨柳作家专栏】 剑情 (小说)_a

2020-01-17 02:0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李茜茜卖艺不卖身,这个熟悉她的人都晓得。曾几何时,鸟语花香的春景,大阿哥多多,骑一匹汗血马,亲到江城,邀约李茜茜江上乘舟,西山游玩,十里长亭两个人谈笑风生,多多撇下很多格格和公主的追捧,单单喜欢这个绝色的女子。李茜茜眉宇间流露的忧郁让多多心疼。虽然,李茜茜出身不好,又是江城的名媛。这种身份的女子,裕亲王是不可能接纳的。可是,多多忍不住不思念李茜茜。 1

大清末年,兵匪横行,民不聊生。江城名媛李茜茜,因为在唱戏时,无意中得罪了清三朝元老陌上桑。这个老东西一心想把她铲除。但是,陌上桑知道裕亲王的阿哥多多对李茜茜情有独钟。李茜茜何许人也?引得无数江湖人士和朝廷忠臣大相径庭?根据野史记载,李茜茜的身世很可能是大太监李莲英年少懵懂时和一村女苟合留下的野种。这么着就和宫廷深似海的环境结下了渊源。

不过,李茜茜的绝世美貌毋容置疑,还有她的琴棋书画也是无人能敌。她擅长大清国粹京剧,着装青衣在台上舞动翩翩红袖,顾盼生辉间,只听那宛若百灵鸟的声音喷薄而出。时而若高山流水在人们的视觉里产生美丽的虚幻,时而 波澜起伏将听客带入苍茫的云水间;时而 低音起诉缠绵不休,时而峰回百转,路到溪头忽见。只要李茜茜出场,江城的名流都会主动上献花,买她的单。

李茜茜卖艺不卖身,这个熟悉她的人都晓得。曾几何时,鸟语花香的春景,大阿哥多多,骑一匹汗血马,亲到江城,邀约李茜茜江上乘舟,西山游玩,十里长亭两个人谈笑风生,多多撇下很多格格和公主的追捧,单单喜欢这个绝色的女子。李茜茜眉宇间流露的忧郁让多多心疼。虽然,李茜茜出身不好,又是江城的名媛。这种身份的女子,裕亲王是不可能接纳的。可是,多多忍不住不思念李茜茜。

为了让大阿哥死心塌地统领三军主帅的位置,裕亲王决定马上为他举办结婚礼仪。将八亲王的女儿山灵子娶进亲王府。而且,彩礼都下了,八亲王也很满意。多多虽然年轻,可打起仗来是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很有领兵头脑。八亲王觉着这样把关系拉近一点,岂不是巩固了自己在大清王朝的地位了吗?慈禧太后善变,一天好几个变化,在这个女人面前,八亲王有着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一旦哪天老佛爷不高兴了,一句话也会送了卿卿性命。八亲王很想告老还乡,无奈,上百号家眷都在京城,即使解甲归田,老佛爷不会让你走的安心。那么,就只有攀结关系网,多一个势力,不至于孤立无援。小女山灵子从小就爱好武艺,别的大家闺秀刺绣画画,山灵子却嚷嚷着叫父亲请了少林寺的一个师傅,来教她习武。八亲王府和裕亲王府相差不远,山灵子又和多多同一个师傅,师哥师妹在一起摩擦交汇了很多年。山灵子心里爱着多多师哥。只是,多多当她是妹妹,没有那种能擦出火花的感觉。

这次裕亲王主动上门求亲,八亲王大喜,急忙命人请裕亲王人等进大厅叙话!双方分宾主坐下,八亲王的小福晋,春花不解风情还在那里逗弄着笼子里的金丝雀,被八亲王呵斥了:“春花,你赶紧出去一下。我们这里有正事商谈!”

小福晋仗着得宠,鼻子里哼了一下,提着鸟笼,扭着水蛇银腰出去了,八亲王一张老脸有些微红,“失礼了,裕亲王。你今天到来,让我八王府蓬荜生辉啊!”一边热茶端来,古色古香的茶具,裕亲王一看,认得出那一对玉龙茶壶,是自己那年到西域收贡品时,收回来的,如何的就到了八亲王的手里?这事儿的蹊跷,让裕亲王张目结舌,或者是老佛爷御赐的?八亲王仗着和皇上光绪帝的关系,有了皇上的尚方宝剑,也是狐假虎威罢了。只是,在朝为官明哲保身是先见之明。不然,粉身碎骨也不尽然。

八亲王扫了一眼大厅里,裕亲王送来的彩礼,那叫一个丰厚,怎一个丰厚了得?裕亲王作为三军统帅,十年磨一剑,亲力亲为很多场和高丽人的战争以及蒙古人的侵犯。屡获战功,深的老佛爷和光绪的赏识。多多秉承了父亲的足智多谋,很快在三军将士前崭露头角,成为新的三军统帅。这么年少有为,不但是国之大兴,也是他八亲王难能可贵的靠山。一个国家,部队的力量是存在下去的核心。掌有兵权的人,很厉害的。所以,当裕亲王亲临府邸,八亲王内心一阵窃喜,那大阿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们又是同一师门的师兄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裕亲王让下人点数着彩礼,这边绫罗绸缎都是极品,几幅唐朝仕女图令八亲王瞪大了眼球子,这可是奇珍异宝啊,民间难得几回闻呢!那边,瓷器古玩都是小巧精致,断不是庸俗之物。八亲王一直以为这个在朝野上下冠以清正廉洁美誉的裕亲王也不过如此。有些东西素以表面文章以猫遮屎罢了。

“裕亲王,您也过分客气了,既然大阿哥和小女有这情分,咱就不能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呢。灵儿,出来一下。”话音未落,山灵儿挑起珠帘款款走了进来,今天的山灵儿因为接到信儿,裕亲王来府上提亲,早早换了装扮,变成真正的女儿身内,以前习惯了一身紧衣行头,早晨练舞方便,出门也方便。整个的一个女扮男装出现在世人眼里。如此这一打扮,就连八亲王也目瞪口呆,原来自家女儿虽不是倾国倾城之容,也有沉鱼落雁之美。

“还不来拜见裕亲王,瞧你一天一身习武之人脾性,日后要收敛些,做了裕亲王府的人,要守规矩,不能鲁莽行事!”

“爹,你此话差矣,女儿何时给你添乱了?偏偏这多多师兄又是我的长兄,在一块共处多年,今儿有幸受裕亲王青睐,小女能不珍惜吗?就劳烦裕亲王给多多师兄捎个口信,若是真的对山灵儿有情有义,那就让他骑着高头大马亲自来求亲,不然,小女心里不踏实,好像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就师兄也不会答应的。尽管父命难为,可这不是战场和杀场,这是要和一个人过一辈子的大事。”

山灵儿向裕亲王作揖,然后,亲手端了茶递给裕亲王和父亲。裕亲王仔细端详了山灵儿,恰恰是一表人才,美目流盼,这等可人裕亲王府也是水浅养着大鱼呢。“山灵儿,这门亲事,你师兄虽然没直接吐口,但我已经决定,你们是青梅竹马,非你莫娶,裕亲王府指日可待你成为大阿哥的福晋!八亲王,我彩礼来到心也是到了,你家小女也是性情中人,此事就这么定了,改日我让犬子亲自登门向山灵子求婚!”

八亲王手捋胡须说:“嗯,有你裕亲王这句话保驾护航,我想他们俩个人的亲事一定会瓜熟蒂落。礼物我们一一收下,作为回馈,我们八王府也不能等闲视之,先准备了韭菜,裕亲王一行可以吃了酒再走。来人啊,准备好酒好菜!”就有下人应了一声,吩咐下去,中午,裕亲王一行在八王府用过酒饭,就相安无事的返回裕亲王府。

只是这多多刚刚约会了李茜茜,情意缠绵喋喋不休,李茜茜就是不答应嫁给自己,理由很简单,你堂堂一个大清朝三军统帅,怎能娶一个风尘女子?这不是给你裕亲王和三军统帅丢人现眼吗?李茜茜越是拒绝,多多越是得不到葡萄越想得到。男人就是犯贱,这山踩着望着那山高,李茜茜对于多多来说就是一个传奇。李茜茜来去行踪飘忽不定。一开始,多多还以为她就在江城梨花大戏院居住,后来,听戏班的下人说,李茜茜根本不在戏班住。她在江城城里租下一个中型的好运来客栈,专门给南来北往的马帮做生意的人提供食宿。她将客栈委托给一个叫武二娘的美丽女子搭理,自己回客栈也只是歇息。来客栈的很多生意人不熟悉好运来老板到底是谁?

谜一样的李茜茜让多多着迷,一听父亲要自己和师妹山灵子定亲,一百个不乐意。裕亲王吼了一嗓子,“多多,你给我理智一点!现在朝廷局势,你又不是不清楚,慈禧这个老女人变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八国联军有要占据整个大清的倾向,如果我们势单力薄,没有强强联手的人,下一个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你我,上次朝廷参政议政时,大太监李莲英怂恿老佛爷求和,向西方国家求和,你说这还有好吗?不主持一致对外,却一味的像哈巴狗一样对着人家摇尾乞怜,难怪西方人称我们是东亚病夫,是病猫!所以,多多啊,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一旦,国将不国,我们有了八亲王挡驾,也会有缓兵之计。”

多多思考了很久,父亲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如今国难当头,儿女私情是小事。尽管嘴上没说,裕亲王已经明白,多多妥协了。

就在多多很不情愿的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班披挂整齐的军队,到八亲王府求亲时,距离紫禁城不远的江城,梨花大戏院天光微亮时,被一把大火烧得精光。因为这股火来得突然,给昨天熟睡的梨花戏班子十几口人一个措手不及,当房架坍塌时,他们全部被埋在了废墟里。梨花大戏院被永远划上了句号。虽然清,住江城知府刘单田受理了这次纵火案,却是毫无头绪。

当多多和山灵子已经将定亲的黄道吉日选好了,两个府邸的人紧锣密鼓准备他们的定亲事宜,多多手腕上那只鸳鸯样表不走动了,这可是李茜茜送给自己的,这只鸳鸯表是一对儿,因为表面上刻着一只漂亮的鸳鸯,特别是黑夜可以发出蓝盈盈的光芒,李茜茜送给多多的时候,告诉过他,这只手表能在你为难当头向人们发出求救的信号,不到万不得已,鸳鸯表是不会发出求救信号。这么神奇?多多不敢相信,也没试过。只是这一晚鸳鸯表突然停止了转动。究其原因,多多还以为是最近天气老下雨,江城和紫禁城都笼罩在绵绵细雨中,鸳鸯表被潮湿所致?

回到府上,就有家人来报,说江城梨花大戏院被一把火烧个精光!十几名花旦小生青衣都难逃劫数,死了,被烧焦的尸体,摆在江城城面上,多多心里一紧,“备马,我出去看看!”

多多取下腰间那柄长剑,在日影下试了试刀刃,仓啷啷的响声,仿佛来自远古洪荒 ,多多,收起长剑,出了门,有下人已经牵过他那匹枣红色汗血马,多多纵身一跃,跳上马背,腿肚子一夹马身,枣红马仰天咴咴叫了三声,扬起蹄子狂奔了起来。

林荫小路上,纷纷飘落的柳絮,宣告着七月的季节正在延续。

江城梨花大戏院,成为一片可怕的废墟。路面上摆着十几铺干净的席子,都是新苇席。被烧焦的人奇形怪状躺在那里,令人作呕。尤其是毒日当头,那些苍蝇就像吸血鬼似的,聚拢在尸首上。围观的人很多,知府派来的清兵轰赶着看热闹的老百姓,不让靠近。这时候,一匹铁骑天兵天将似的来到了这些尸首旁,只见此人头戴面纱,一身青衣。根本看不清嘴脸。但是,他用一柄长枪,一个个扳过死者的面孔辨认了一下,摇了摇头,清兵头目张休克怒喊了声:“你这大胆狂徒,胆敢如此造次,这里可是江城知府。不是你家院落,左右的给我拿下!”

此人微微一笑,“就凭你们这几个猫头小贼?”说话间那些清兵蜂拥而至,来人一把长枪,红缨一抖,阳光底晃得人眼睛不敢睁,沉着迎战的来人,只几枪就把二十几个清兵扫倒在地,“哈哈哈……本公子任务完成了,走咧!”一跃稳稳落在马背上扬长而去。张休克傻眼了。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人,真是耻辱啊!不过,此等高手,除非江湖人士,再就是陌上桑养的一帮武林高手!

多多策马来到时,也是仔细的辨认着那些死人,却没有自己想找的李茜茜。因为,张休克认识三军统领多多,自然会给他开小差,只要多多吩咐,他言听计从,“张教头,你可晓得江城名苑李茜茜下落?很显然这死去的人中没有她。”

张休克讨好似的说:“据我猜测,有两种可能,第一:李茜茜很有可能回她的好运来客栈了,那里才是李茜茜的大本营……。”“什么?李茜茜竟然还有一个好运来客栈?我怎么不知道!”多多打断张休克的话追问道。

“哎呀,我的多多统帅啊,李茜茜那个好运来客栈在江城可是红极一时啊!”

“哦,我洗耳恭听,他红在那里?”

张休克说:“那家客栈每天虽然客流量不多,可受益不小。你还不晓得吧?李茜茜一直被朝廷怀疑是高句丽人的卧底!”

“啊?张教头,这不是以讹传讹吗?李茜茜只是一介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是血战疆场的英雄女子?”

”你身为三军统领,很多民间的事儿自然无从知晓 ,李茜茜并非柔弱女子,据说她的身世也不一般,很有可能是……。”“嗖”一枝梅花飞刀斜刺里飞了过来,直直的 了张休克的喉咙,张休克大张着眼珠子,鲜血喷涌而至。已经倒地身亡,多多提剑遁着梅花刀飞来的方向追了上去。

市井街面,人声嘈杂,各种小商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等多多追来时,那个人一个蜻蜓点水翻越到几米高的琉璃瓦上,看着对方的轻功,并非一般人物,功力也在多多之上!“敢问是哪位江湖侠士,可以出来见一面吗?”多多纵身一个鲤鱼探月落在了琉璃瓦上,半空中这个人若即若离朗声说:“有缘还会再相见,无缘不必再重逢,江湖中人,莫问出处,我去了!”话音落处,已经风平浪静,只有几只白鸽轻轻落在这一片富贵人家的府邸之上。却隐隐浮来的一阵花香让多多打了个寒噤,细细一闻便知是来自西域的曼陀罗花!“不好!可能中毒了!”多多提丹田,憋气,运功将香毒逼出了体外。还是头昏脑胀,正想上马,却见一红衣女子打马过来,走近了勒住缰绳才发现是山灵儿!“吁!师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你来干什么?跟踪我?”多多不满的说,随机一夹马肚子,马奔出去很远,扬起了黄蒙蒙的尘埃,“等等我,师哥!哼!我为什么就不能来?人家马上就成为你的福晋了,你可得好不冷不热的,你当我不知道啊?是不是在找那个烟花柳巷的女子李茜茜!”山灵子追上来气呼呼地大声说。

共 19 6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感动,好凄美的一段爱恋。国恨家仇俱在。多多与李茜茜的爱称得上是旷世佳话。陌上桑这老贼残害忠良,把李茜茜的父母及家人残害致死。只留下茜茜一女子浪迹天涯。裕亲王给八亲王家下了聘礼,欲娶八亲王女儿山灵子为福晋,可阿哥多多心里早有所属,他心里只有李茜茜一个人。陌上桑与外邦勾结,欲捣毁大清,独霸朝纲。陌上桑利用西域楼兰跟八怪,运来炸药,想把皇宫炸成废墟,借机夺得大清江山。他几次三番欲致李茜茜以死地,可苍天有眼,关键时刻,李茜茜多年“经营”的“十二鸽”(“清一色童子,都是李茜茜在江湖上收养的孤儿。他们个个英勇威猛,出手一个比一个狠。”)出现了。最终陌上桑自杀身亡。李茜茜的仇恨终得雪耻。“多多谢绝了咸丰帝的加官进爵,和李茜茜同骑一匹骏马,离开了紫禁城向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山海关奔去。”多多和李茜茜的爱恋羡煞多少世间痴情男女。作者文笔隽永,时而细腻如丝,时而粗狂,奔放,似高山流水“哗哗”流淌,势不可挡。好故事,好文采,值得大家分享。建议加精。【编辑:欢笑的眼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80114】

1 楼 文友: 2014-07- 1 19:02:57 好小说,值得分享。 我,就是我,永远不附随于别人。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7- 1 20:18:14 辛苦了老叶子,去工地注意身体。

2 楼 文友: 2014-07- 1 19:0 :55 叶子的小说风格另辟蹊径,别具风采。学习了。 我,就是我,永远不附随于别人。

 楼 文友: 2014-07- 1 19:04:41 问好叶子。祝写作愉快。安。 我,就是我,永远不附随于别人。

4 楼 文友: 2014-07- 1 2 : 6:4 还是 的,得,地 不分呀,还有动词和动词连接少了很多助词。以后请多多注意!祝写作进步!【杨柳督察组】 本末终始

5 楼 文友: 2014-08-01 11:24:11 祝贺获得8月里第一枚精品!期待继续努力!

6 楼 文友: 2014-08-01 12:02:12 祝贺作品加精!祝创作愉快! 青春永远是自己的,回忆有时是他人的。似水流年,些许感伤,些许幸福;挥别黄昏,几分挂念,几分诀别。【贵州铜仁,沿河土家族,黄土(麻阳河)】

7 楼 文友: 2014-08-0 10:10:41 祝贺作品加精!祝创作愉快! 青春永远是自己的,回忆有时是他人的。似水流年,些许感伤,些许幸福;挥别黄昏,几分挂念,几分诀别。【贵州铜仁,沿河土家族,黄土(麻阳河)】

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藤黄健骨丸哪个牌子的好
幼儿厌食症的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