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竹林听风雨 第五十一章:他乡遇故知

2019-10-12 21:3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竹林听风雨 第五十一章:他乡遇故知

麟鹿城,客栈内

竹沁把百师父的话传给智方,他明白其中的暗语,但此时不是冲动的时候,对方是谁,还有什么人在暗处,他们都不知道。

竹沁已经露过面了,金黛衣也不宜出面,他只好自己先去查看。

智方在酒庄的街对面查看,怕引起怀疑,特地坐在面摊,要了一碗清汤面,“老板,你这面摊生意真好。”

“嘿嘿,那还不是托袁老板的福。”面摊的老板端来一碗面,马上又招呼其他客人。

“袁老板?”智方假装问到。

“就是对面酒庄的袁老板,他的客人多,顺带着我这也吃香。”面摊老板笑嘻嘻的招呼新来的客人。

智方一边吃面一边向里面张望,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被酒庄的家丁领了进去,这个人好眼熟。

“是他?”金黛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智方叹了口气说:“不是不让你来吗?”

“你现在没有灵力,一个人出来,怎么放心。”

“他是谁呀?”

“就是在新城,给你治病的万神医。”两个人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小声的交换信息,“上次让他跑了,这次决不能放过他。”还不等智方阻止,金黛衣就向酒庄移动,她穿着隐形斗篷,路上行人被撞了一下,也莫名的找不到人。

智方没有动,因为他知道这个酒庄陷进去太多人,自己要是再跟过去实在太被动,只能等待金黛衣带回来一些好消息。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也不见酒庄有什么动静,这么看,金黛衣应该没出什么大事,智方只好先回到客栈,刚一进房间,就看见五桥用剑指着万神医,金黛衣坐在桌子上,一副山大王的样子,竹沁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明显是在读对方的心思,“先把他给绑起来,一会接着审。”说完,就交给五桥,他们三人到旁边说话。

“你是怎么把他逮到的?”刚一坐下智方就问,金黛衣洋洋得意的说:“当然是靠我聪明的头脑呀。”

金黛衣跟着进去后,发现万神医是被请来给伙计看病的,他一阵乱说,听得本家老板晕头转向,只说花重金也要治好他,之后还让他去看看抓到的两个人,林须和百师父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体无力。万神医也不知说了什么,便要离开,出来的路上尿急,金黛衣就是趁这个机会把他打晕,带了过来,还没审讯智方恰巧回来。

“我想黛衣也不是审讯的料,还是你来问吧。”竹沁这句话虽然是实话不过金黛衣倒不喜欢听,噘着嘴说:“我是不愿和这种人说话,降了自己的身份。”

“是是是。”智方一边附和着一边回到房间,万神医哭丧着脸,嘴里面求饶道:“大侠开恩,放了我吧。”

“说说吧。”智方坐在凳子上,一副早已知晓一切的样子。

“那都是轻笑的主意,和我无关,我其实就是个棋子,被人威胁。”他一边说一边看着竹沁,很显然他也知道竹沁的能力。

“新城的事咱们先不说,说说这的事。”

“这?”万神医窥探着眼前的智方,也不敢多想什么,就说:“这有什么事呀?”

“我倒想问问你,这有什么事。”见万神医不再说话,智方便蹲在他旁边,从身上拿出短刀,“咱们玩个游戏,我问你答,你来这做什么

。”

万神医低头想的时候,智方用短刀刺了他手臂一下,疼的他嗷嗷直叫,“回答的太慢了吧。”

“去麟鹿酒庄干什么。”“治病。”智方又刺了一刀,鲜血顿时直流,“回答错误。”

“为什么陷害我师父。”智方抬起手正要刺的时候,万神医连忙说:“实属无心,我只说伤者是剑伤,谁知道袁老板竟然真抓了人,还是大侠的师父。”

“这世上能有这么碰巧的事情?”智方当然不相信,不过心头有了一计,“明天咱们俩一起去看看伤者,不过最好明天伤者能醒过来,否则我这把刀……”

第二天,万神医带着智方一起来到酒庄,伙计早已经认识了他,直接带到了伤者房间,万神医施针,用药一番折腾后,伤者终于睁开了眼睛。

“神医真是妙手回春呀。”智方略带讽刺的说。

万神医不好意思的说:“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想着晚点醒过来,我不是能多赚点钱吗。”

袁老板听说伙计醒了过来,赶忙过来,对万神医一阵千恩万谢。

“你可还记得我?”智方走到床边,看着伙计,他茫然的眼睛里慢慢的透露出惊喜。

“恩公,是你。”伙计的这句话智方安心不少,看来此事能解决了。

经过伙计的一番解释,袁老板才知道自己抓错了人,赶忙叫家丁把袖儿和月芽儿放出来,还让人带万神医去解林须他们身上的毒。

“这就不必了,请袁老板告知他们中的何毒便可。”智方是绝对不会再相信万神医。

一切处理妥当,智方请袁家家丁到客栈请竹沁他们,袁老板实在过意不去,一定要大摆宴席向各位赔罪。

酒宴上,众人才知道受伤的伙计原来是袁老板的小女婿,难怪袁老板这么重视他。

“都怪鄙人护婿心切,还请各位见谅。”袁老板举起酒杯,大家推杯换盏,最开心的当属百子方,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多好酒,自然多饮了几杯。

林须本就不胜酒力,几轮下来已经头晕眼花,智方想要扶他到院内清醒一下,可是看到金黛衣又拉着袁老板死灌,怕她也喝多无人照顾。

“我扶他去,你照顾金黛衣吧。”竹沁不喜饮酒,更不喜欢这样的应酬,早就想逃离这里,正好有次机会。

她扶着林须走到院中,暂让他靠住,回去拿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凉风习习,林须感觉好了一些,望着天空说:“我还从未喝过这样的好酒。”

竹沁也坐在旁边,金乌枫她是听说过的,只是能喝到的人少之又少,都说金乌枫是个怪老头酿的,不卖高价只增有缘人。

“清零竹叶香消落,万芳沁脾玉醉归。”竹沁惊讶的站起来,环顾四周,只见一座二层小楼上站着一位女子,长裙,短夹,如瀑布般的长发散落,没有过多的装饰,年轻俊秀的脸蛋,看上去比竹沁年纪还要小。

她是何人?怎么会知道这句诗?竹沁名字由来的诗,也是自己父王送给她的诗。

吉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克拉玛依治疗癫痫病医院
唐山白癜风
吉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克拉玛依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