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三十九章 交易

2020-01-16 23:2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三十九章 交易

当王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他定的火车票的那一天,他们还要赶到省会去做火车,而从这个城市到省会还有四个xiǎo时的车程。

王天来到客厅看到老爸已经打装好的行李,心里一片温暖。

来到厨房看着忙碌的父亲説:“爸,我们几diǎn坐车,时间来得及了。”

老爸皱眉看着王天説:“你不是説一切你来安排吗,我也不知道。”

王天一听顿时急了,赶快来到卧室拿起看了看时间是中午一diǎn,离晚上九diǎn坐火车还有七个xiǎo时,时间来得及。

王天翻出薄找到跑省会的出租车号码打过去询问车次,还好,三diǎn有一趟,这才放心的告诉父亲没有问题。

王天看着客厅大包xiǎo包的行李,想了想对父亲説:“爸,我先拿着这些行李去办理托运,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做好了饭先吃吧。”

老爸一听急了,説:“等吃完了在去吧,再説路上吃的东西就不用托运了,你现在是越来越懒了。”

王天呵呵一笑説:“不吃了,时间来不及了,不是我懒,我现在还是个病人呢,再説火车上有卖吃的,呵呵。”

老爸看了看王天没有多説什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天找出装洗漱用品和泡面的包裹,然后把其它的都提着就开门下楼了。

王天提着东西来到楼后面的绿化带,钻进树林子最里面,让后用空间戒指收起行李,就跟没事的人似的走了出来。

看着熟悉的环境,王天不经有些离别的伤感。掏出给几个同事打了一通,告诉他们自己回老家养病去了,到五月回来,在他们的嘱咐声中望台收了线。

看着王天想了想又给刘老头打了个,刘老头一听王天要回老家,着急的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还有事找王天呢。

王天告诉刘老头五月份回来,刘老头顿时就急了,説什么现在就要见王天。

王天説;|“出租车快就到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急事啊。”

最后刘老头才吞吞吐吐的説想再买一些复元丹。

王天无奈的説:“那你现在快diǎn过来,晚了我就走了”。

刘老头激动的满口答应,説马上到,随即就挂了。

王天回到房子的时候老爸正在津津有味的吃饭,王天一看是拉条子,还有辣子炒肉,也是胃口大开。

到洗手间洗了手,就来到饭桌上开始吃饭。

吃了两碗感觉还是没有吃饱,但老爸不让吃了,怕伤胃,只好算了。

剩下的老爸全部吃了,然后王天主动收拾碗筷,洗碗。

当所有的收拾好之后,已经两diǎn了。

正好响了,老爸説:“是不是车来了?”

王天一看是刘老头的,就对老爸説:“没有,是一个同事的”。

随即王天接起知道刘老头在楼下,就给老爸説了一声下楼了。

王天来到楼下,看见刚刚下车的刘老头笑着迎了上去,寒蝉了几句,他们一起上楼,来到客厅。

老爸也是跟刘老头客气了几句,就到卧室去了。王天的父亲心里知道他们有事要谈,也不打扰他们。

刘老头略微有些激动的説:“xiǎo王,能不能卖给我些复元丹,你的丹药真的是太灵了,你这一走那么长时间,我还真是害怕以后在没有这种丹药了,每粒两万都行,你看怎么样。”

王天严肃的説道:“刘老头,你老实説,你要这么多丹药干什么去啊?”

刘老头有些尴尬的説:“还不是上次我的那些老伙计都用了你的丹药灵验了,这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了,你知道的,现在像我们这样的老家伙太多了,而且都怕死,你説你的这丹药是不是我们的希望,我们都不缺钱,缺的是命啊。这次是我以前的领导找我的,其他人我还好推脱,可这领导我还是有些怵,你看能不能帮帮我啊,xiǎo王?”

王天一直看着他的眼睛,用精神力探查了他的身体,发现他的心率正常,确定他没有説谎后淡淡的説道:“你这次打算要多少,多了我可没有,不过这次回到老家我可以找我爷爷,或许还可以做一些。”

刘老头一听来了精神,兴奋的説道:“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我这次要二十颗,你看?”

王天故作惊讶的説:“刘老啊,你可不能狮子大张口啊,你一下子要二十颗,我问你,你有那么多领导吗,你带那么多钱了吗,还二十颗,我一颗两万,你有四十万吗?”

刘老头嘿嘿的傻笑着説道:“嘿嘿,我确实没有二十个领导,但这么长时间我还要应付其他人,所以多要了些,至于钱嘛,我们这些老家伙穷的就剩下钱了,这是五十万中国银行的支票,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取钱,没有问题吧,嘿嘿。”

王天一看无语了,苦笑的説:“哎,倒霉啊,真是遇人不淑啊,我怎么就遇上你这个老家伙了呢。”

刘老头一听也不生气,嘿嘿的傻笑着説:“好了,别诉苦了,你明年上来我老刘帮你,帮你换个更好的工作,给你好好找个姑娘,这总行了吧,嘿嘿。”

王天一翻白眼説:“行了吧,你个老家伙,就会吹牛,好了,我服了你了,这就给你去拿丹药。”

説完王天起来来到大卧室,装作翻找衣柜的样子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三瓶复元丹,然后倒出五粒放在电脑桌上的白纸上,就拿着三个瓶子到了客厅。

王天坐下后説:“这三瓶里面装的是二十五颗复元丹,一颗不多,一颗也不会少,每瓶十颗,其中有一瓶是五颗。切记用这个瓶子装好,不可用其他盒子盛放,否则会影响药效的。”

刘老头笑眯眯的拿过瓶子説:“知道了,知道了,太好了,谢谢你啊,xiǎo王,那这支票我就放这儿了,我也不打扰了,先走了啊。”

説着刘老头就把三个瓶子放进了他随身的包里,起身告辞。

王天也起身不冷不热的説:“那我就不送了,再见了您乃。”

目送刘老头出了门,王天随手收起支票,回头看到表情不对的老爸,淡淡的説:“怎么了,老爸。”

老爸呼吸有些急促的説:“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到底卖给他的是什么丹药,居然这么贵,你是不是骗人家的呢。”

王天呵呵一笑説:“不会的,老爸,这是我花大力气做的丹药,怎么会是假药呢,对了,我这还有呢,你不信吃一颗试一试。”

説着王天带着父亲来到大卧室,拿起一粒电脑桌上的丹药递给了父亲,只见父亲阴晴不定的看着王天一会儿之后毫不犹豫的接过丹药一口吞了。

接着门铃响了,王天疑惑的打开房门,看到了一个背着个特大超市食品袋的美女,仔细一看,原来是刘娟。

王天呵呵的笑着説道:“怎么了,美女,没地住了,来投奔我了吗?你看你,来就来吧,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啊,呵呵。”

刘娟白了王天一眼説道:“谁説我没地去了,我这是给你和伯父带diǎn路上吃的东西,你还让不让进门了?”

“不让了,把东西放下了赶快走吧。真是的,带这么多,你把我们当什么了?”王天虽然嘴上説的不让进门了,但还是把刘娟让进了家门。

“伯父好,我来送送你和王天,前面一直忙的没有时间来看看你,呵呵。”刘娟自来熟的和王天父亲打着招呼。

“这孩子,还真有心,谢谢你啊,快进来坐啊。”王天父亲乐呵呵的给刘娟倒茶。

“还坐什么坐啊,车快来了,这么多东西怎么办啊?”王天看到刘娟带来的东西有些发愁。

刘娟从沙发上坐起来説道:“你不説我还忘了,你看,这是我给你和伯父买的熟食,有烤鸡,卤猪脚。咸菜,面包。八宝粥是你喝的。还有这种袋装即食的牛肉干,炸鱼和法式xiǎo面包。你喝的时候把它热热了再喝,这样对胃好。还有扑克,是你和伯父解闷用的。还有一些常用的消炎药,感冒药,退烧药和治疗胃病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王天一听刘娟的唠叨头皮发麻,瞪着眼説道:“刘娟,你怎么不把超市搬来算了,整个一个老妈子。”

王天父亲拉王天一下呵呵笑着説:“xiǎo姑娘,你不要生气,王天着xiǎo子不懂事,呵呵。谢谢你啊,你这么细心,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的,呵呵,我早就习惯了。倒是你们再火车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哦”。刘娟大大咧咧的説着,完全没有在意王天父亲看她的眼神。

正在这时,王天的响了,王天接起来才知道是出租车到楼下了,给出租车説他们马上下去,就挂了。

对父亲説:“走吧,老爸,刘娟,不管怎么説我也谢谢你来送我,呵呵。”

“好了,客气什么,赶快下楼吧。”刘娟开心的笑着説道。

王天老爸一听也是diǎn头,随即又检查了一遍房子,然后提着那个大袋子,里面都是食物和水,他们就出了门来到楼道,王天随手关了配电箱里面他们家的闸刀,然后把防盗门反锁好,就下楼了。

看到楼下一辆奔驰九座汽车,王天对司机説道:“你就是去省会的出租车?”

司机答道:“是啊,你们快上车,还有人赶飞机呢,时间来不及了,后面有两个空位,对了,你们的行李呢?”

王天微微笑着和父亲来到后面拉开门上车説:“走吧,我们没有行李,倒是你厉害,用奔驰跑出租,呵呵。”

那司机一听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説:“只要挣钱啥车都可以跑出租,再説我的车已经改成加气的了,省钱。还説呢,还有人开着宝马买菜呢,我这算什么啊。”

王天一听乐了,心想,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以钱説话,而在异界是以修为説话,太多的不一样,説白了都一个样,只是人们所追求的东西不同而已。

再想想他刚收入的五十万加上之前的一共有**十万的样子,真是一笔不少的财富,应该足够他在老家发展了,呵呵,,,,,,。

刘娟在车外向着王天他们挥手,王天也淡淡的挥了挥手,王天父亲倒是摇下车窗让刘娟早diǎn回去吧,并再次感谢了刘娟。

随着出租车慢慢的离开,刘娟直到看不到出租车的影子才默默的离开。

王天父亲看着刘娟满意的笑了,但没有多説什么。

出租车安静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车里的人都在睡觉,除了司机,当然,还有王天。

王天在看,看最近的资讯和他的空间,就上的那些事,有一个月没有看这些关注这些了,还有就是新鲜和亲切感,想当初在医院王天哪儿有这种自由啊,人只有失去后才倍儿珍惜这种自由,父亲在旁边安静的睡着,车里都是一些往老家赶路的人,他们出来一年就盼着回家的这份温情。

王天偶尔看看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感觉那么亲切,还依稀记得他来新疆已经十年,这十年他做过很多工作,售货员,服务生,打杂的xiǎo工,替别人养奶牛,最后又干回他的专业车工。

一直坚持了八年,这也是王天发自内心喜欢的一工作,王天可以随心所欲的加工自己喜欢的零件,而且这份工作没有人催促,监督,只要完成图纸就可以了。

其实王天从xiǎo就向往自由,这也许是人之天性吧,他从老家跑到新疆来就是为了躲避父母的唠叨,但可笑的是他现在大病初愈最想去的地方还是回家,因为只有父母是他心中最最温暖的地方,也是可以依赖和倾诉的港湾。

出租车行驶了一半路程的时候要在一个加气站加气,他们都陆续下了车,王天和父亲来到路边的一家xiǎo卖铺,买了些饮料和热鸡蛋,就地吃了些。

王天父亲刚刚睡了一觉,他告诉儿子这丹药真的对人特别好,让他很是欣慰。

王天也偷偷吃了一颗复元丹,等到加完气的出租车回来王天上车之后,慢慢的修炼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修炼似乎很慢,他虽然引气入体了,但修为一直都徘徊在练气期初期,但随着修炼王天的身体似乎比以前出乎意料的好。在这大冬天王天一diǎn都不觉得冷。

修炼的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他们就到了省会火车站,王天和父亲轻松的提着大塑料袋来到了自动取票机房。

王天取出他和父亲身份证,首先把他的放在识别器上,按动按键,几秒钟王天的火车票就打印出来了,王天随手递给有些惊讶的父亲。

接着王天帮父亲去火车票。

父亲拿着底色是浅蓝色的火车票问王天:“这火车票怎么和以前的颜色还有格式不一样,不会是假的吧。”

王天取出父亲的火车票笑着説道:“这火车票是需要随机打印的,所以他选用的是复印纸,但一样有效,不信我们现在排队进站,你就知道了。”

父亲没有多説,收起火车票和身份证就和王天一起向候车大厅走去,经过漫长的排队等候终于到了候车厅门口。

在进门的时候有协警在检查行李、身份证和车票,他们顺利的通过了,父亲不再怀疑他们的火车票,王天也有了可以炫耀的资本,嘿嘿。

到候车厅的时候离火车发车还有半个xiǎo时,他们还是蛮幸运的,没有等多长时间他们就进月台了,看着人山人海的上车大军王天一直都惊讶,在火车站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多人,似乎大家都在同一天坐火车,打工大军似乎永远是火车站的主力军。

王天和父亲不急不慢的来到月台凭票上车,然后找到床铺,王天就上去躺下了,他是中铺,父亲是下铺,方便,当时买票的时候王天都考虑到了。

王天对父亲説:“老爸,我今天没有这么好好睡觉,我就先睡一觉了,你不用管我,也不要叫我,我自然就会醒的。”

父亲看着躺下的王天説:“睡吧,你今天就没有怎么休息,我会照看着行李的。”

王天diǎn了diǎn头随即又取出我的火车票和身份证递给父亲説:“老爸,这车票等会儿会换成卧铺卡,你帮我换了就好了,身份证你也拿着,省的检票的时候麻烦。”

父亲没有多説就接过了车票和身份证,王天则直接入眠,伴随着广播声沉沉的睡去。

王天知道到老家的车站需要十五个xiǎo时,足够他到异界梦游了,所以没有任何停留,灵魂就顺着灵魂通道向着灵特大陆穿越而去……

南京骨科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成都送子鸟医院在线预约
北京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汕头市妇科医院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