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违规建大楼问责岂可止于挠痒痒

2019-10-09 15:58: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违规建大楼,问责岂可止于挠痒痒

湖北省建始县是个国家级的贫困县,经济发展滞后,财政压力较大。但就是这样一个县,却在县城附近建起了一座座高大的办公楼。其中一栋是县卫生局卫生监督局业务综合楼,大楼共9层,规划用地面积8125.11平方米,总建筑面积9326.48平方米,工程总投资2312.50万元。7月3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播出建始县超标建设办公楼问题节目后,建始县委、县政府要求全县各级各部门以端正的态度接受调查处理,以坚决的态度搞好 整改回头看 ,切实把 八项规定 精神落到实处。

如果不知道事件原委,人们或会将当地的公开回应,当成一篇答辩状或表扬稿。但这是一篇自我表扬稿,有表扬,比如 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 。如果真是高度重视,当地为何频现超标办公楼?也有标榜,比如 2014年2至7月,建始县组建专班对公务用车、办公用房、业务用房的情况进行了清理整改 。这所谓的清理整改是糊弄鬼呢?清理整改一年多了,违规办公楼嗖嗖地往上长,监管部门难道看不见?

偌大篇幅让人读出了邀功求赏,也读出了什么叫推诿、狡辩。而人们最关心的问责,迟迟没有言及,只是在篇尾,说了寥寥几句,惜字如金,可谓一笔带过: 将县卫计局局长彭海淼调离卫计局,调整至副科级岗位。 且不说轻描淡写,也不说避重就轻,这样的问责算那门子问责呢?借用一句络流行语:你就让我看这个?

应该承认,卫计局局长在县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官不大,权不小。从正科调至副科,也确实是问责。但是,这种问责,很容易让人想到罚酒三杯、敷衍了事、金蝉脱壳、断尾求生、挠痒痒,甚至替罪羊等等。

投资数千万的违规办公楼,没有县里主要领导拍板,会立项吗?没有上级部门批准,会动工吗?没有更高级别的认同,会拔地而起吗?正如焦点访谈所质疑的, 一个明显超标的项目,怎么会堂而皇之地经过了这么多级发改委的审批同意?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豪华办公楼也不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所存在的问题,犹如秃子头上的虱子,监管部门看不到还是假装看不到?

如果只是问责一个小小的科级官员,所有的黑锅都让卫计局局长背,未免不 厚道 ,不怕这名局长累成驼背?如果问责过于温柔,就像是轻轻抚摸,如何以儆效尤,具有震慑力?问责,不是责问,轻飘飘注定行不通;问责,也不能单拿某个人开刀。在违规兴建办公楼的逻辑链条上,有若干名官员,不能放过某一个。对问题官员应该一一查证,根据大小一一处理。

也许更值得追问,究竟谁来主导这次问责事件?比如,如果那些问责卫计局局长的相关官员,本身就该承担应有的,而现如今他们只将一个科级官员推出去,似乎就给公众有了交代,这可能吗?

众所周知,早在2007年,中办、国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问题的通知》就提出,所有新建、扩建、迁建、购置、装修改造党政机关办公楼项目,必须严格履行审批程序。还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加强对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的监督检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中央对违规兴建办公楼零容忍,而一个贫困县却大兴土木、大肆耗费公帑,顶风作案,底气何来?

犹记得2013年7月23日上午9时,习近平在湖北考察时说:为老百姓服务的场所、便民利民的场所搞得好一点,我看着心里舒服。如果是 官衙 搞得堂皇富丽,我看着不舒服。建始县属于湖北,当地官员是不是过于健忘了些?不管建始县违规兴建办公楼是否有人纵容,但可确定,只要违规就必须问责,问责不是交差,不能蜻蜓点水。当地民众过着穷日子,你们的 官衙 富丽堂皇,谁看了也不会舒服。(王石川)

(:喃喃)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费用表
北京熙仁医院咨询电话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位置
北京熙仁医院的电话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靠谱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