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煤化工无序扩张产能过剩需求有限开工不足五

2019-12-05 10:01: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煤化工无序扩张产能过剩 需求有限开工不足五成

生意社04月21日讯

国家发改委的一纸调控使煤化工行业陷入了尴尬境地,对于已砸下 上万亿 的煤化工,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河南省就在近日开始调整省内煤化工结构布局,重点开发甲醇下游市场,以应对眼下我国煤制甲醇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及国家发改委对该行业的调控。 4月16日,河南省宣布,今年将重点改造提升煤化工、做强做深盐化工,形成300万吨的甲醇深加工能力,实现规模以上主营业务收入3550亿元。 目前,国内甲醇的传统消费领域早已饱和,很多已经上马的甲醇企业只能向甲醇下游产品链进军。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产业发展部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说。 下游产品遭政策瓶颈 一边是大干快上的跑马圈地,一边是下游产品链的多方阻力, 看上去很美 的煤制甲醇正面临生存考验。 甲醇作为中间化学产品,直接消费量不过30%,能大规模推动甲醇上游生产的需求动力主要还是来自于下游产品链。 今年年初,工信部宣布将从5月起,在上海闵行区、山西、陕西推广高比例甲醇汽油M85和M100,这对正处于产能严重过剩、需求疲软、进口冲击等多重夹击下的国内甲醇行业无疑是一则利好消息。但针对甲醇下游市场的整体现状,业内人士则普遍认为,在相关标准和政策未出台之前,小范围的推广仅仅是杯水车薪。 于此同时,同样是甲醇主要下游产品的二甲醚和烯烃也难逃市场需求和政策缺失的双重瓶颈。 据业内专家介绍,纯二甲醚可作为柴油的替代品,但需要专用的发动机,改造费用大约1万元每台。 本报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城市燃气二甲醚国家标准》将于2011年7月1日正式实施,这一标准明确规定,二甲醚作为城镇燃气只能纯燃烧,并且要求专瓶专用,这就意味着此前二甲醚混掺液化气的生产方式将被终止,而这也将进一步加剧甲醇上游产业的产能过剩。 本报掌握的资料显示,目前甲醇下游产品链中,甲醛、醋酸、DMF、草甘膦等多个品种产能严重过剩,其中甲醛产能过剩达32%,醋酸过剩达46%,DMF过剩达50%,尤其是草甘膦,目前国内产能已经超过全球需求量的22%。 据其透露,煤制甲醇的主要用途之一是生产甲醇汽油,但目前国家规范甲醇汽油的相关政策尚未出台,这对消费市场能否消化高产能的甲醇汽油无疑打上了一个大问号。 对于甲醇燃料,政府一直没有明确态度,2009年国家标准委公布了《车用燃料甲醇》的标准,但这只是一推荐性标准,并非国标,无法从根本上拉动甲醇产业的需求。 上述负责人说。 越过剩越扩张? 十一五 期间,对甲醇下游新兴应用领域的预期和煤化工热,刺激了国内甲醇的投资和生产,这一投资大潮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国内甲醇企业直线攀升,甲醇产能持续翻番。 本报从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获得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我国共有甲醇企业291家,产能达3840万吨,相比 十一五 初期,产能增长3倍之多,年均增长率高达32%。 而在产能不断扩充的同时,一大批甲醇企业却不得不接受严重亏损的局面。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中指出,由于一些地区片面强调煤炭转化比例,部分项目重复引进未经验证的技术,致使建成后不能正常生产,巨额资金投入不能发挥效益;有的项目盲目上马,产品缺乏竞争力,市场开发滞后,目前全国甲醇装置开工率只有50%左右,二甲醚装置也大量闲置,相当一部分企业面临破产倒闭。 本报掌握的权威数据显示,2010年,全年甲醇总产量只有1587万吨,仅占总产能的44%。除此以外,大约有一半以上的装置都处于闲置状态。 几个煤炭资源丰富的省份都存在开工率低的问题,进口甲醇的低成本冲击加上国内甲醇需求的持续低迷,都让甲醇企业度日艰难。 中国氮肥工业协会相关人士对本报说。 虽然煤制甲醇面临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但各煤炭大省 逢煤必化 的投资热潮依旧不减。 内蒙古区政府在新一轮煤炭资源整合方案中就明确指出,新上煤炭生产项目必须同步建设转化项目,以及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等配套项目,要求原煤就地转化率必须达到50%以上。 这是产煤大省的硬性规定,各大企业要想获得煤炭资源就必须在当地上马煤化工,而上煤化工就必须得先上煤制甲醇。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学会一名业内专家向本报透露。 据统计,2010年,国内原计划投产的甲醇在建项目共有25个,新增年产能合计861万吨,这也意味着, 2011年我国甲醇产能将超过4000万吨。此外,我国还有25个甲醇项目处于拟建或规划阶段,年产能合计高达2440万吨。 从长远来看,煤化工行业的市场前景广阔,但如何延伸产业链,实现产业结构升级,提高经济效益是行业迫在眉睫的问题。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胡迁林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下游产品遭政策瓶颈 一边是大干快上的跑马圈地,一边是下游产品链的多方阻力, 看上去很美 的煤制甲醇正面临生存考验。 甲醇作为中间化学产品,直接消费量不过30%,能大规模推动甲醇上游生产的需求动力主要还是来自于下游产品链。 今年年初,工信部宣布将从5月起,在上海闵行区、山西、陕西推广高比例甲醇汽油M85和M100,这对正处于产能严重过剩、需求疲软、进口冲击等多重夹击下的国内甲醇行业无疑是一则利好消息。但针对甲醇下游市场的整体现状,业内人士则普遍认为,在相关标准和政策未出台之前,小范围的推广仅仅是杯水车薪。 于此同时,同样是甲醇主要下游产品的二甲醚和烯烃也难逃市场需求和政策缺失的双重瓶颈。 据业内专家介绍,纯二甲醚可作为柴油的替代品,但需要专用的发动机,改造费用大约1万元每台。 本报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城市燃气二甲醚国家标准》将于2011年7月1日正式实施,这一标准明确规定,二甲醚作为城镇燃气只能纯燃烧,并且要求专瓶专用,这就意味着此前二甲醚混掺液化气的生产方式将被终止,而这也将进一步加剧甲醇上游产业的产能过剩。 本报掌握的资料显示,目前甲醇下游产品链中,甲醛、醋酸、DMF、草甘膦等多个品种产能严重过剩,其中甲醛产能过剩达32%,醋酸过剩达46%,DMF过剩达50%,尤其是草甘膦,目前国内产能已经超过全球需求量的22%。

装修日记
纺织机械设备
粉碎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