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墨城白雪第七章梨林离亭

2020-01-21 05:43: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墨城白雪 第七章:梨林离亭

今夜注定无法再次入眠,水香坐在石桌旁一直看着冷白的月光越过院墙,跑到了偏西的方向。在继续度过了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霎那之后,有些淡紫的晨曦逐渐发红,有些像橘皮一样布满了天边。

早些时候打鸣的公鸡还在敬业的继续叫着,水香重新打了半桶井水洗漱了一下。准备先出去吃些早餐。

或许是因为那苏叶熬的药汤效果较好的原因,一夜之后风寒尽褪。所以水香准备去吃吃那王二包子铺的包子。

水香自认不是路痴,可是却拐错了好几个路口。显得有些心神不灵,要不是看到了一名身着医馆服装的捡药小哥跟着他来到了医馆,今早还就真迷路在墨城街道了。

王二包子铺的生意很好,座无虚席。几张黑木桌子旁挤着吃包子的人。而昨夜那名医大生,也就是医馆的老板兼药师,正守在王二蒸包子的笼屉跟前和王二说着些什么。

“你这包子好吃吗?”

这只是水香习惯性的问了一句,但却就是因为她的这句话让这半条街都安静了下来。不管是还在排着队等着买包子的人,还是那些坐在黑木桌子前吃包子的人。

一个个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水香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我记得昨夜墨城曾说过姑娘是前夜才入城的,想来是第一次来我这包子铺吧,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也不是第一次来,昨天我就有来过。只是微染风寒,忌油闷。所以也就没有尝到。不过想来大哥你的手艺定然不凡,不然也不会让小妹闻着香便直吞口水了。”

水香这一记不着痕迹的夸赞让王二咧嘴展笑,周围的人也完全没有去计较先前水香那句有些冒失的疑问句子。

最后水香买了两个王二的包子,因为已经没有座位。所以她打包带走了。但是她行去的方向却不是城南九号。而是往着城外的方向走去,在那个方向有一块墨城送给水香的地,有一方出现在水香梦中的顾君湖。

水香的束腰白裙让她看上去就如若是那秀气的大小姐,通俗一点说就是传说中的淑女。可是如今这名身着白裙的淑女却是一边往城外走着,一边大口的啃着手中油纸袋中的包子。满口溢香,满口沾油。

看着手中空空如也的油纸袋,水香有些遗憾包子买少了。也不是她没有吃饱缘故,而是因为王二包子的滋味确实能让她胃口大开。

遗憾了一会时间,水香已然走到了顾君湖畔。

清晨时间的顾君湖上蒸腾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悬在湖面之上,让人看得有些并不真切的感觉。让湖畔也披上了一件朦胧的外衣,让置身湖边的人儿也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行走在晨雾之中,鼻腔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口中残留的油香也变得清淡起来。

水香仔细辨认了一下,这里并不是在梦中遇到那人的地方。凭着感觉选了一个方向,继续走着。

走着走着,在不远处见到了一抹白林,淡淡的冷香渡过薄雾而来。走的近了才看了一个真切,原来是一片梨林。

也不知为何在此处的梨花开的有些迟,还是凋的有些迟。在春末夏初之际居然还如笼着小巧白衣的仙子,一朵朵的立在枝头,摇曳在雾中招展在湖畔。

梨花香的冷是因为晨雾的凉而侵染出来的,并不像隆冬寒雪时冷梅冷出孤寒傲一样不可亲近。

水香入了梨林,从一截枝头上摘下一朵白梨花,别在耳鬓。想了想,又将它取了下来捏在手心。黑发间置一梨花,倒像是一座孤零零的冷峰处在那处想着不觉如意。

一边往梨林深处走着,一边不住的在枝头摘下梨花朵儿,捧在手心里。渐渐的梨花在双手掌心堆出了一片,水香双手举起向上一扬。便将手中的梨花撒了出去,露出纤细而白嫩的十指。

梨花朵儿并没有飘飘洒洒的扬落,而是仿佛停在了时间和空间的的某一处不肯坠下。看着静止在空中的雪白梨花,水香觉得自己的术法还没有生疏。偏着头想了一会,然后又扬了扬衣袖,袖袂在梨林中带起一阵柔和的清风。

轻轻的风轻轻的从梨树枝头摘下了大片的梨花,向着水香这处飘来混在了原先被定在空中的那些梨花堆里。

水香双手垂下放置腰间,将裙裾提起了一些,然后看是舞。

她鞋提而舞,舞的轻快,舞的欢快。随着水香脚掌的每一次落下,空中的梨花便会一阵轻颤。渐渐地,渐渐的梨花们也开始舞动起来。只是它们舞的不快,倒像是一条被拂动的绸带,很是轻柔。

水香一舞向前,梨花伴舞柔怜。

柔柔的梨花落在了水香的脚边,她也不作任何的怜惜便踏了上去。梨花铺成了一道斜向天穹的阶梯,而水香便踏花而上。宛若是在迎接九天之上的仙子回归重重的天宫。

白色的花瓣铺成来的天阶,走在上面的自然是一袭白装裙衣的她。此时那密布在梨林的薄雾倒像是变作了一道道连在一起的薄帘,将水香隐去。

水香走在花瓣阶上,梨花飘向梨林前方,不知不觉间便在梨林走了很远。舞在花上的她突然身子一僵,裙摆盖在花上。

在下一个瞬间,梨花载着水香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地方。出现在水香眼前的是一座黑色的四角亭前。

四方亭檐下挂着白色的绫罗纱蔓。

水香再次挥散了梨花瓣,让它铺在身前。

“离前愁满双人颜,眸深心尖何不甘”

看着刻着亭柱上的两句话,水香只能想两个字来形容:“酸腐!”

但是在她说着这亭上的字酸味十足的时候,自己的心尖却莫名一酸。双眼中却噙出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副画面,一副昨夜刚在梦中见到过的画面。

顾君湖畔的那人,眉宇间的碎雨风尘又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原来刻字那人也会术法,只是不知道厉不厉害。”

水香眨了眨眼皮,散掉了脑海中的画面。

“这便是他等的那人走过的离亭吧。”

挽起纱蔓径直走进了这座离亭,一股岁月的味道扑面而来。亭中很是干净,不染尘埃。水香看着亭上那些斑驳的痕迹,细细的想着早些时候的人在这里留下的回忆。想来都是不愿回忆的回忆。

离亭自古以来便是让人不喜的亭。

有人相送的离人,不舍愁满。无人相送的离人,悲戚伤怀。

这样的一个地方又如何能让人喜欢?

潍坊市第五人民医院
重庆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鄂州儿童牛皮癣医院
烟台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湖北白癜风如何治疗
分享到: